临济三玄三要

一、句中玄:“看取棚头弄傀儡,抽牵全藉里头人。”

二、意中玄:“妙解岂容无著问,沤和争负截流机!”

三、体中玄:“三要印开朱点窄,未容拟议主宾分。”

临济公说:“一句中具三玄”。在要弄清三玄之前,先要明白这一句是哪一句,原来这一句就是上面说的“赤肉团上有一无位真人,即今说法、听法者是”。
这一句最关紧要,是三玄三要的总刚。明白这一句,识得本来面目,才可往下谈玄要即用功的过程。否则,如纸上谈兵,空说无益。
从这句说法听法的无位真人上因各人的根。基和所悟的深浅不同,分为三玄。
是哪三玄呢?
第一是体中玄,第二是意中玄,第三是句中玄。盖从悟得的妙体上发而为之的大意,由意产生妙用拈出而为言句。

现由浅入深的从第三,句中玄开始分段略说如后:

一、句中玄:“看取棚头弄傀儡,抽牵全藉里头人。”

由此说明我们能言能行全是佛性的作用,离开佛性,这个色体如木头一样,不能自救,但在悟后,只要不放逸,即能除尽习气而了断生死,故这里就功夫上进的程序分为三要:
初要:初悟时脱离诸相,识得本真,是为句中玄初段。
中要:既识本真,习气犹在,即当绵密保护,不可稍懈。
上要:以自己保自己,则有想象光影,思欲离之,但功力不够,犹不能忘。此时任你保护严密,但有相而不能忘,所以临济公说自救不了。

二、意中玄:“妙解岂容无著问,沤和争负截流机!”

斯道妙理难解至于不可以言解,斯真妙矣。既妙至无可言解,则起念来问者,岂不错乎?即善问如无著菩萨者,至此也无能措词。盖无为法门,其初已悟截流之机——即识得本来——入于正位,则群流——妄想——皆断。
沤和者乃水中之泡一起一灭和而成块也,任你百千万亿有言说的问答沤块,怎能负担得起截断众流的大机大用?意思是任你百千问答,终归有解,岂能如无解之妙解,一齐放下,无问无答当下截断众流,而端坐正无为,这里就功夫进度也要分三要:
初要:接句中玄上要,因保任功夫密,能离却想象光影,然犹有离在意中。
中要:功夫更加绵密,妄却“离”字,遂入无为正位,身心轻安,受用无比,其始也返照之意多;今也变返照而为寂照,端拱无为,一无事道人而已。
上要:此时无所为功夫,无功之功,其功甚大,即无为亦浑化其迹,无所为无为矣。此时不求神通变化,而神通自来!到此地位已明两玄六要,可以教化人天,故临济公云:此句荐得可为人天师。

三、体中玄:“三要印开朱点窄,未容拟议主宾分。”

此三要不是上面说的初、中、上三要,而是身、口、意三要。
上面说的三要乃返本还原,自家大事了毕者;此三要乃印开心地——朱点——发百千陀罗尼,建立化门,起度生之妙用者。为度生故,身则外现威仪;口则随机对答;意则悲智双运。以此为印,开发心地,广大无边,凡一切料简、与夺、权实、照用、宾主,不必拟议而自然历历分明。(试问:东西二堂同时出来下喝一声,还分得出谁是主谁是宾否?)这里也分三要:

初要:功夫妙到及处,则妙不能久炫其妙而反淡,此淡乃功夫妙到尽极处,返而为淡,不是未曾历过意中之玄要而妄言淡者。淡如水,水无味,同愚人一样,无知无识,穿衣吃饭而已。

中要:我们本体本来如此,今复如此,并无增加,斯理实非妙字能尽,惟淡字好,但大家一入淡则觉孤寂而飞走去,惟智者能安而乐之。淡虽无味,然无味中有一至味在,原来不是色、不是空、不是一、不是万、不是凡、不是圣、不是境、不是物、不是有为]、不是无为、不是亦不是,于行住坐卧,动静酬酢往来之中而历历孤明,如朗月当头,推之不去,揽之不来,总无丝毫接续断灭,影响之相。

上要:至此难于开口措词,世尊见文殊、迦叶白椎竟便下座,古来诸禅德至此便拂衣归方丈。惟曹山禅师有一句话可用来明此上要。僧问曹山:“朗月当头时如何?”山曰:“犹是阶下汉。”僧曰:“请师接上阶。”山曰:“月落时相见。”

以上为临济三玄三要,诸位可得明否?

欢迎转载:随缘茶舍 随缘小站 » 临济三玄三要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评论前必须登录!

登陆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