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那一片明月清风下的海阔天空

家后边,有一座百年土城堡,据说主人在闹兵灾的时候出逃了,一直没有回来。说是城堡,其实没多大,能住五六户人家,估计当时就住了一个家族的人而已。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墙体有两米左右,并且四周挖了深深的壕沟,小时候时常跟小伙伴们在墙上跑来跑去,在这里一次次地看到了炊烟袅袅下的村庄全景。春夏夕阳西下,微风吹来,堡墙上的苔藓不断起伏,和着村里的阵阵鸡鸣与狗吠,来回觅食的麻雀,低飞的燕子,布谷鸟苍凉而又凄厉的叫声,不由得去想这个堡子过去,是兵祸,还是遭了土匪,抑或是他们迁徙去了收成好的地方,还真难说。冬秋时候,猛烈的北风下,干枯的蓬草在墙边滚动,卷起了阵阵黄土,下雪之后,银装素裹里,堡墙裸露出来,坚强屹立在那里。

然而,村子里有人家用土,挖开了坚实的堡墙,年复一年,完整的堡墙一点点被蚕食,变成了断壁残垣。每回一次家,墙体逐渐变少变低,那个童年的游乐场,在岁月的打磨里,逐渐消失。晚上做梦,站在一个很高的地方,双腿战栗,惊醒后,突然想起,第一次战胜恐高,就是在这个百年堡墙上,不由想起小学和初中的那段日子。尤其是初中有段时间自己一个人住在爸爸学校的办公室,寂静的夜里,一个人沐浴在明月清风里,持着幼稚的思维,为一个个问题的解决而兴奋,为万卷书中徜徉而踌躇满志。

然而,多少年过后,当看过《大学重建》,再一次捧起杨恒均《家国天下》(卓越  当当),不由心寒,发觉多年的追逐居然是多么飘渺虚幻,第一次怀疑,多年诚挚的信奉,早已经将自己的思想禁锢。多日之前,还为《大秦帝国》的电视剧内容而抑郁,今天看来,却是多么可笑,早在孙先生构造的帝国,阵阵原生文明吹来,如同沐浴了春风。甚至有段时间觉得,我们是不是应该走回那个时代,去驰骋去奋斗,建立真正的中华帝国,然而不过一月,却发现作者的乌托邦是多么脆弱,秦文明再先进,秦法再厉害,它也没有顺利完成权力的交接和制度的延续。

极度烦躁下,捏着鼻子看完了貌似冗长的《甘地传》,心里突然冒出一丝亮光。所谓“长太息以掩涕兮,哀民生之多艰”,正如《光荣的荆棘路》里说的,人文的事业就是一片着火的荆棘,智者仁者就在火里走着。

片中甘地道出了人类真正困惑:“贫困才是最糟糕的暴力。”其实,最可怕的贫困,也许是思想上的贫困。

“当我绝望时,我会想起:在历史上,只有真理和爱能得胜,历史上有很多暴君和凶手,在短期内或许是所向无敌的,但是终究总是会失败。好好想一想,永远都是这样”。

也许,多日的情绪波动,只是思想的贫瘠,真理欠缺下,放任自己的心魔而已。

无论在哪个时代,人类为自己所站的至高点一直奋斗着,然而在实际发展中,却因为斗争降低了自己的地位。正如杨恒均先生所说的:“希特勒并没有完全输掉。他成功地迫使西方世界不惜一切、抢先研发出人类历史上最邪恶的原子弹;日本军国主义也没有完全失败,他最终使一直站在道德制高点上的美国向日本城市投下两枚原子弹,完成了人类历史上最大一次对平民的大屠杀……”

想起几天来一直品读的一句话:世事皆乖离,只有花如故,浊世浊亦,清白自活。一直以为自己会因为某些巨大的经济诱惑丧失坚持已久的原则和生活规律,然而当从这句话迈出来的时候,心魔立解。再一次坚定了自己的信心与计划,也许多少年后,可以自豪地对子女们说,虽然当年混得不怎么样,但是所有的一切,都是自己辛辛苦苦得来的,这一段年轻的岁月,是纯得没有任何杂质的,没有因为一时冲昏头脑而去毁掉自己多年的坚持。也就说,我既不是研发原子弹的全人类,也不是投原子弹的美国,我只是骑着毛驴追赶时光列车的前行者,落后但不耻辱。

当年,民国四大公子的袁克文劝他老爸不要当皇帝:绝怜高处多风雨,莫到琼楼最上层。其实,琼楼严寒,那是他的心站错了地方,因为那不是真正的道德至高点,俯瞰的天下,是一览众山小的视野,是胸怀天下气魄。

是夜,就着《追忆似水年华》入睡,再一次看到家乡皎洁的月亮,还有散出淡淡清香的微风,海阔天空可也;但是黄土高原没有山溪,没有松林,要对酒长歌,可能是还真差点,不过这已经足够了……

原文连接:http://www.u148.net/article/46208.html

欢迎转载:随缘茶舍 随缘小站 » [推荐]那一片明月清风下的海阔天空

赞 (0)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