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大家》访谈】已故国学大师:启功

 启功原名爱新觉罗启功,属清代皇族支系,后自己毅然改名“启功”。他从小受到祖父的书画熏陶,曾跟随齐白石等大师学画,他曾用过的镇纸原为古青铜色,因“日夕持以压纸,其锈渐失,遂露黄铜本色”,可见他当时的用功程度。

     启功21岁时,初中还未毕业,因家境贫困而辍学。在教育家傅增湘的引荐下,启功受到辅仁大学校长陈垣的赏识,让他在辅仁附中教书。陈垣和启功之间形成了深厚的师生情,启功也一直感激陈垣的知遇之恩。而启功的学生—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赵仁珪与启功之间也有着如同父子的感情,赵仁珪在启功先生的逝世时写了一副挽联:“天丧斯文长已矣,我失其怙且偷生”。

     文 革期间,启功与妻子借住在侄子家一件破败不堪的房子里,一住就是20多年。启功写诗描绘了当时的生活状况:“相依四十年,半贫半多病。虽然两个人,只有一条命。我饭美且精,你衣缝又补。我剩钱买书,你甘心吃苦。”不过这20年中,启功的创作与艺术成就却达到顶峰。中国古人曾说“安贫乐道”,这是我非常敬仰的人生境界。但在那十年黑暗岁月里,忍辱负重,贫病交加,仍能专心治学,不仅是安之心境,更是能之圣者。

     1978年,启功得到平 反,老伴却离他而去。妻子的不离不弃令我感动,这一年启功也为自己写下了墓志铭:“中学生,副教授;博不精,专不透;名虽扬,实不够;高不成,低不就;六十六,非不寿;妻已亡,并无后;八宝山,渐相凑;计平生,谥曰陋;身与名,一齐臭。”启功对自己一生的评价让我体会到深知学无止境、永不自满者,如切如磋,如琢如磨,道盛德至善。

     启功生病期间,还写了一首诗:“填写诊单报病危,小车直向病房推。鼻腔氧气徐徐送,脉管糖浆滴滴垂。心测功能粘小饼,胃增消化灌稀糜。遥闻低语还阳了,游戏人间又一回。”洒脱之言反映了先生“生亦何欢,死亦何惧”的人生观,毕其一生追求所爱事业者大可含笑而归。启功去世后,北京师大的学生纷纷前往悼念,他们都将启功为师大拟的校训“学为人师,行为世范”作为自己身体力行的箴言。先生走了,而在他留给后世的字里行间,永远流淌着先生的精气神!

视频:点击观看

欢迎转载:随缘茶舍 随缘小站 » 【央视《大家》访谈】已故国学大师:启功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评论前必须登录!

登陆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