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奎松《读史求实》

虽然杨奎松的《读史求实》算不得“新作”——新旧文交杂,但作为一本自选集,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作者做史的立意与宗旨。
 
杨奎松首先反对的是历史的政治化,即将历史视为为现实政治服务的工具。在杨看来,“我们的历史教育,从小学到中学再到大学,教给学生们的其实主要不是历史,而是政治,而且基本上是用于死记硬背的教条。”这种教学方法一方面使孩子们早早失去对历史真相探求的热情,而另一方面,当“政治正确”高于一切时,便可能存在着先入为主的事实判断和过度的事实宣传。
 
在名古屋市长否认南京大屠杀这一事件上,我们也看到了这一弊病。“南京大屠杀,日本侵略者屠杀我军民30万众”,目下这一结论已变成一条政治高压线,谁也触碰不得,谁要否认就是否认战争,就是与“我”为敌。然而,这30万到底是实数还是虚数,如果是实数又是由哪些具体的人组成的?如果我们有学者真的下定决心去研究南京大屠杀,得出的结果是具体的比30万更低的数,那么我们是否愿意去认同?
 
杨奎松相信,而且历史也证明,历史不是任人状抹的姑娘。斯大林主持编写的《联共(布)党史简明教程》曾经误导过几代人对苏联历史的看法,然而“当事情的真相被揭示出来,世人的观点看法就很容易发生逆转,即使《教程》里有部分真实,也没人信了。”
 
其次,杨奎松所反对的是研究历史的随意性。如果说历史的政治化在于奥威尔所讲的“谁掌握过去,谁掌握现在”,那么历史的随意性则在于对现实的关怀。在电子网络时代,认识字的人都可以到网上品评历史,但杨认为真要研究历史,就必须建立在扎实的研究管理和基础训练之上。《读史求实》里收录了几篇杨近年来的笔战文章,其中比较有影响的当属对金一南《苦难辉煌》一书的批评。在杨看来,金先生的真正关怀在于现实,然而谈论历史却不在研究历史之上,以主观意愿来剪裁历史,那么无异于相信我们在继续前行时可以依靠目力,而非以史为鉴。
 
因此,“每个人都应该实事求是地先把历史真实弄清楚。”这或许就是此书取名《读史求实》的寓意所在。
 
从内容而言,本书的文章依然延续这杨奎松近年来对中国现代史的思路。
 
一是将阶级理论重新带入历史研究。近年来,由于民族主义与主权思想的影响,人们重新看待苏共关系和苏美在中国解放战争时的作用,认为苏联出于自身利益,当时站在国民党一边,反而美国在看到国民党的腐败与无能后出现亲共产党的倾向。而无论是在《中间地带》一书,还是在本书谈及苏联援助问题上,杨奎松都认为苏联从援助数量和质量上都依然是亲共的,只不过在当时存在着“将苏联视为无产阶级的祖国”的思想,因此如何最大程度保护苏联利益依然是一个重要任务,这点从红军长征路线选择上就可以看出端倪。
 
而另一方面,杨奎松将人的主观性放到历史的局限性上。比如当年的土改运动,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史》一书中,杨奎松就指出由于当时国民党占领延安,各中央局的消息辗转到党中央的时间先后不一,导致毛泽东当时对时事判断出现失误。同样在处理1946安平事件上,我们会发现由于高层一方面在政治下力图实现和平,与美方高度互动,但又在群众宣传中积极宣扬美国在帮助国民党“助纣为虐”,结果导致底层军官擦枪走火,造成了一出政治罗生门。
 
杨奎松的求实成果当然不止以上所说,由于涉及问题微观、具体,因此只有细读方能理顺条理。或许正如他所言,人们只有“在研究了太多基础的、具体的、微观的和某个侧面、个人线索的历史”之后,才发现原来所知甚少,还有太多问题、太多侧面难以弄清。这样,才能人人保持对历史的敬畏之心,而不是将说史变成说古、说史。(by 我非衣)

来源:一舟书库

欢迎转载:随缘茶舍 随缘小站 » 杨奎松《读史求实》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评论前必须登录!

登陆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