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漱溟《这个世界会好吗》

  一直思慕前朝旧事。那段文韬武略怪人辈出的时空,名字太多,故事太多,总腾不出心境好好阅读。
 
就像梁漱溟,记忆中早就有这个名字,角角落落的八卦也知道的不少,但真正静下心来读他的东西,还是从这本《这个世界会好吗》开始。
 
说来有些讽刺,对于这个符号帽子一大堆的所谓大师,我不从其代表作开始,不从其研究巅峰开始,却从其晚年的访谈开始,从其八十多高龄时学术八卦信仰家常一锅乱炖开始,恐怕是本末倒置得颇为不敬。
 
可另一方面我却又对此颇感幸运。站在思慕的角度,前朝最迷人在于厚积薄发四字。默默积淀了几千年的中华文明无疑是一个巨大无比的水立方。在历史上,虽然也有多支异族恐怖分子妄图在此宏大的体积内倒入本族的体液,但都被我方文明迅速精准地漂白,融合,最终化成一汪和谐大同的水波。但地球人都知道,等到了残酷的19世纪,这曾经强大无比的漂白剂也过了保质期,面对来自西方化工染料般的稠密体液表现出明显的去污能力不足,再加上排水系统因长期处于消极备战状态而淤塞不通——于是,很杯具地,水立方工程全面告急,铁壁上蚀了白蚁沙,金汤里掺了豆腐渣,曾经的建筑奇迹一时间被扎成个大筛子,厚积千年的民族体液顺势薄发而出,一部及家国恩怨儿女情长无所不包的魔幻现实主义灾难巨片从此闪亮登场,赚尽眼泪票房。
 
而作为这部巨片的粉丝发烧友,选择观影位置便成了我的头等大事。我是属于那种每次看电影都会抱着可乐爆米花无比淡定地坐在后排的人。相比前排让人脖子酸痛的亲近和中排来自四面八方的噪音,我更享受后排安全而兼容的维度。前方的无畏响动,我是听不到的,至少是能最少听到的;而银幕呢,却丝毫没有因为观众席上这短短的距离而显得疏远。这样看片,看历史,看人生,都最清楚不过,最舒适不过。
 
说白了,还是一个厚积薄发的道理。人的眼睛就是刺,就是白蚁的利嘴,选在哪儿看,在哪儿切入,喷出的水压自然各不相同。因此,我这次机缘巧合般地还是站在了梁老的后排,在他那个已将一切都看淡看平的晚年,听着他娓娓道着某年某月,却分明感受到了最强的水压,那民族水立方中最深的一钵活水。
 
要说这本书最有意思的还是作者和梁老的互动本身。梁老自不必说,贯通东西文化的思想家,绝对的思想洁癖拥有者,在旁人眼里是传说中不苟言笑的冷面大师。而作者艾凯呢,作为一个研究梁老多年的美国学者,他熟谙中文不耻下问,带着美利坚特有的天真烂漫热心煽情没事儿瞎激动的民族性格。由此,在二人时而紧凑时而松散的对答中,我的神经也跟着时而雷时而囧,时而感叹时而冒汗,其过程之丰富,之曲折,之可歌可泣,近年来可谓少有。 (by 蘇湛)

来源:一舟书库

欢迎转载:随缘茶舍 随缘小站 » 梁漱溟《这个世界会好吗》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评论前必须登录!

登陆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