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首诗

双溪布衲禅师和契嵩禅师友善,而且彼此已到了真正以禅接心的阶段,一日契嵩禅师戏以诗追悼还活得好好的布衲禅师曰:

   ‘继祖当吾代,生缘行可规;

    终身常在道,识病懒寻医。

    貌古笔难写,情高世莫知,

    慈云布何处,孤月自相宜。’

布衲禅师读罢契嵩禅师的追悼诗后,非常欢喜的举笔答曰:

   ‘道契平生更有谁,闲卿于我最心知;

    当初未欲成相别,恐误同参一首诗。’

布衲禅师写罢,即投笔坐亡。

布衲禅师本来没有入灭的意图,但为了顾念道友诗篇的信誉,所以就入灭了。禅师们的友谊,生死以之,实在非常难得。 

古人有一死以酬知己,但那都是为了报恩,或其他事故,而布衲禅师只是为了道友的游戏笔墨,就以死来维护道友的意见。契嵩禅师诗中的意思,就是直下承当布衲禅师的传法,也可以说是一句玩笑话,也可以说这一首诗,或真有见地,布衲禅师为了认可,就毫不犹豫的入灭,不了解的人还以为布衲禅师是被契嵩禅师逼死的,其实禅师对生死的看法,早就勘破,只要传承得人撒手就走,可说洒脱自在,还有什么比这更美的呢?

欢迎转载:随缘茶舍 随缘小站 » 一首诗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1

评论前必须登录!

登陆 注册
  1. 正版非想其实禅师对生死的看法,早就勘破,只要传承得人撒手就走,可说洒脱自在,还有什么比这更美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