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大生评传

时势造就英雄 英雄推动时势

历史,是时势造英雄,也是英雄造时势。

战争把中华民族推向了深渊,也由此引发了睡狮的觉醒,同时让中国人看到了外面的精彩世界。革命者向西方取经拿起了武器,走向了辛亥革命;思想者向西方学来了这学说那主义;实业者向西方购进了机器建起了工厂、商场,灾难深重的中国也有了“东方巴黎”——上海的繁华。

处在那个时代的宜兴紫砂遇到了自战争以来“百年一遇”的良机。

宜兴的“人的内和”,不仅有举旗人,而且有大队紫砂人马。清代的邵大亨、陈曼生、杨彭年等之后,虽然高峰过去,但紫砂依然在前行,技艺依然在传承。以1932年至1936年为计,紫砂从业人达600人,成名且有传世作品的就有30人之多。于是,渐入佳境的宜兴紫砂业,呈现出三个鲜明的特点。

名店竞聘名家,名家争出佳作,佳作价位攀升。

商战是没有硝烟的战斗。经过一番鏖战,一批比较有名气的紫砂企业,如“葛德和陶器公司”、“阳羡紫砂陶艺公司”、东溪赵松亭“艺古斋”、“上海(宜兴)利永陶器公司”、“利用陶器股份公司”、“宜兴吴德盛陶器店”、“上海铁画轩”、“陈鼎和陶器厂”等脱颖而出。

民国初期的名店还是很有气度的,那时名店不仅争相竞聘名家,还有几家聘请一位名家的,也有一位名家同时应聘为几家的技师,为几家制作。这种开放的方式刺激了紫砂人提高技艺、精心制作、多出佳作的积极性和创造性。如冯桂林作了“吴德盛”的客师后,“吴德盛”的经理吴汉文从不要冯桂林粗制滥造,反要他精一些、少一些,式样却要多一些。这就为冯桂林的创新创造了宽松的环境。

名家不仅有宽松的创作环境,也有比较好的消费环境。如,范大生毫无保留地把技艺传给冯桂林,冯桂林进步也很快,只仅仅几年的功夫,冯桂林做的“合桃壶”技艺日渐成熟,壶价一升再升,甚至超过了他的师傅范大生。例如,范大生的“合桃壶”每把壶保持在银洋一圆五角左右,而冯桂林所制的“合桃壶”价竟高达一圆八角。那时的白面一斤两分钱,这高出的三角钱可以买15斤白面。

各家精心组织,选精品参大赛,大奖辉映中外。

早在民国成立之前,宜兴已有了紫砂商号的兴起。“宜兴阳羡陶业公司”、“宜兴物产会陶业公司”组织作品并参与了1910年在南京举办的“南洋第一次劝业会”,并获得了大奖。这次紫砂作品的获奖,不仅扩大了紫砂文化的影响,也为以后参与国际大赛练了兵。

范大生有一款参加“南洋劝业会”的“大柿子壶”,历经百年又回到了宜兴,陈列于范家壶庄艺术馆的华堂之上。

1912年成立“上海(宜兴)利永陶器公司”之后,就遇到中国政府组团参加1915年美国为庆祝巴拿马运河开通而举办的“巴拿马国际赛会”。“利永陶器公司”组织范大生、程寿珍等的作品参与,并为中国紫砂在世界上夺得“第一金”。

宜兴紫砂代表中国产品在国际大赛中荣获大奖,扩大了紫砂文化的影响,扩大了紫砂企业的影响,给新兴的紫砂行业是“顺水行舟又加鼓帆风”,也为紫砂人提高作品质量、创新产品鼓了劲加了油。其后,1926年、1930年、1932年、1935年相继举办的国际大赛,宜兴紫砂业阵阵到,次次得胜而回,为紫砂文化的声誉不断添彩。

突破传统模式,学校兴紫砂课,企业办职业班。

紫砂艺人自古是师授徒承,一师一徒或一师几徒,甚至是家族式教育传子不传女,远不是今天的企业办学、学校教育。但是在民国初期,宜兴紫砂业却历史的出现了学校教育、专业学校、企业办学,并积累了丰富的经验。据目前资料统计:

1916年,江苏省立第五中学校长童斐,出面聘请范大生到学校作陶业教师。范大生应聘在“省立第五中”作了7年陶业教师,积累了丰富的教学经验。

1912年成立的“利永陶器公司”,于1921年创办了“利永陶工传习所”,招收了20名艺徒,为紫砂业培养了冯桂林、叶得喜、郭其林、束金寿、储铭(顾景舟师父)等一批紫砂俊才。

1917年成立的“江苏省立陶器工厂”,也于1933年创办过“江苏省宜兴初级陶瓷职业学校”,简称“省宜陶”,并以“陶器工厂”为实习基地。

名店争聘大生 大生勇夺金银

民国初期的紫砂业,虽为新创,但受西方先进经营理念的影响,又赶上国际博览会会展经济的兴起,都把聘请名家制作名品、组织精品参加大赛作为树形象、创品牌的基本之策。

范大生自然成为各家争聘的名家,也成为在国际大赛中阵阵到、届届争金夺银的高手。

1909年潘宝仁创办了“阳羡紫砂陶业公司”, 同年聘请范大生(时年32岁)和俞国良、江案卿等为技师,烧制高档紫砂茗壶。他们所制宝鼎、传炉、大柿等式作品获1910年4月南洋劝业会金奖。这是范大生走出师门、步入社会的第一步。其初出茅庐的成就便显示出其扎实功力和卓越才能。

1912年“上海(宜兴)利永陶器公司”正式成立,成立时即聘范大生(时年35岁)为技师。“利永公司”于1914年又相继聘请俞国良、程寿珍为技师。1915年范大生(时年38岁)和程寿珍等的作品一同代表中国参加“巴拿马赛会”得金奖。

1923年“铁画轩陶器厂”成立,范大生在“知天命之年”受聘为技师。此时,范大生集陶艺世家、天赋潜能、名师高徒、广交高手、资深教师与后天发奋融于一身,厚积薄发于“知天命”岁月,佳作迭出。1932年范大生的“合菱壶”参加芝加哥世界工艺博览会得优秀奖章。1935年作品“雄鹰”获伦敦国际艺术博览会金质奖章。

在这里值得大书一笔的是“上海(宜兴)利永陶器公司”组织范大生、程寿珍等人的作品,代表中国第一次参加国际博览会,为中国、为紫砂夺得了“第一金”。

1911年前后,美国邀请世界各国参展巴拿马世博会。这次世博会的全名是“1915年巴拿马——太平洋国际博览会”。 当时主要是为了庆祝巴拿马运河被开凿通航而举办的一次盛大的庆典活动。应邀参加博览会的共有41个国家,其中包括中国。中国作为国际博览会的初次参展者,第一次在世界舞台上抛头露面,格外引人瞩目。1915年2月20日正午12时,巴拿马国际博览会在旧金山如期开幕,场面十分壮观,第一天参观者人数超过20万。出于对古老中国的神秘、好奇感的驱使,当天到中国馆参观的人数达8万人之多,其中包括美国总统、副总统和前总统,以及各部门的高级官员。

1915年5月,博览会进入*。大会成立高级评审委员会,根据与会国代表的充分讨论,按照参展产品的实际情况,决定设立六个奖项等级,即:最高奖章、荣誉勋章、金质奖章、银质奖章、铜质奖章、口头表彰奖(无奖牌)。中国展品获奖章1218枚,为各国获奖之冠。宜兴利永陶器公司选送了范大生、程寿珍等人的紫砂作品,为中华紫砂赢得了国际大赛的“第一块”金牌。

边学边述边评 紫砂后学评说

对于民国初期紫砂史的研究,对范大生从艺的探讨,我们是边看书、边调研,自然也是边写作。在这之中,作为紫砂文化的后学,我们产生了几点感想。

民国初期的紫砂业如何评价?传统的经典紫砂史评其为“平稳发展期”。我们以为1912年到1937年间,是有紫砂文化以来紫砂作品的产量最高、社会普及最好的年代,是具有现代紫砂文化雏形的“中兴”的时期,其紫砂艺术成就是紫砂史上的“第三次高峰”,它为解放后紫砂文化的复兴准备了人才和经验。

作为范大生的评传,如何评价他在这一历史时期的地位?

我们以为:对一个人的历史评价,应从整个紫砂史着眼,从特定的历史时期入手,从一个人经历的基本史实来作综合考察,才容易客观、公正、准确。由于我们学识浅陋很难做到,但我们力争朝着这个方向努力。

从1912年,向前延伸一点从1910年中国举办“南洋劝业会”算起到1937年间,宜兴紫砂是中华紫砂史“最为活跃”的时期之一。在这一整个时期中,范大生一直是社会瞩目的焦点人物,是紫砂业的技艺领军人、传承人,从而构成了历史对范大生的“三点”定论。

范大生是一位紫砂技艺集大成的大师。范大生不仅博采众长,而且对紫砂三大门类的制作技艺都很精湛,有“所制茗壶,工艺精绝”的历史评价,且其各类紫砂传世作品 “造型浑朴有致,色泽匀称,均为紫砂珍品”。 1933年的《宜兴陶器概要》把范大生列为向全国、世界推介的“三大名技”之首。由此观,范大生是近代紫砂史,也是紫砂史上的一位紫砂技艺集大成的大师。

范大生是一位紫砂职业教育德艺双馨的先驱。民国初年开创了紫砂的学校教育,也开创了企业培训的先河,范大生都是积极参与者,成为近代紫砂史上学校教育和企业培训兼备、教学时间最长,教学成就最高的一位先驱。就范大生培养了一代大家冯桂林,培训了一批紫砂名家和顾景舟的师傅储铭等而言,范大生也是一位名副其实的一代“宗师”。

范大生又是一位为中国、为紫砂文化争得国际荣誉的巨匠。从1910年“南洋劝业会”到1935年间的国际大赛,范大生届届出成果,无疑是民国初期,也是紫砂史上的一颗“为中国、为紫砂文化争得殊荣的巨星”。

范大生先生对紫砂艺术、文化的杰出贡献,值得紫砂文化的后学研究。

欢迎转载:随缘茶舍 随缘小站 » 范大生评传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评论前必须登录!

登陆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