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自在路,以此行

于是,某同学终于开路奔赴西藏了。只是,在大家根据装备行程的准备情况,鉴定为腐败游。毕竟没有谁会奢侈到拿那么多大包小包。

最近,有各种朋友,进行了不同腐败程度的西行,不过大多是到此一游,还留下很多遗憾,很多地方没去,讲起来颇为唏嘘。

说起来,似乎没有目的没有终点没有路线的行程只有我干过。如果说遗憾,好像也不少。比如米亚罗的红叶,康定的跑马节,九寨的雪景,泸定桥的漫游,米堆冰川的雪崩,贡嘎神山的露头,珠峰的日出……等等,大概只能等以后有机会再去蹲点了。

其实路途并不是想想的那么累,但是有时候也并不轻松。比如说当初去纳木错,早上6点就起来集合,而且这是北京时间,说起来那地方太阳八九点才出来,换算一下大概相当于凌晨3点多。而且昼夜温差那么大的地方,简直是非常的冷。一车人都穿的严严实实的上车,开始呼呼。

一路颠簸,到地方已经快11点了,下车吃饭休息,领头宣布4点左右集合返程,算下来自由活动时间也就3小时。

沿着岛走一圈,再欣赏风景照相+抒发感情,确实不够用,如果你想住在那里,也不是不可以,但是海拔4000多米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了,而且屋子还不暖和,夜里风呼呼的。

反正我是没住,老实4点集合回去,到拉萨已然快日落了,嗯,日落大概8点多9点吧。于是一天就过去了。

当然我那时候还有夜生活,八廊街转一圈,然后找个酒吧喝点酒,跟大家吹吹牛b,然后在午夜晃荡在北京路上,偶尔还会跟巡逻的人们敬个礼,然后看着他们微笑路过,然后接着待着一肚子的酒在大街上晃荡。

其实那时候还不是很适应高原,虽然待了很长时间,但是冻着吹着还是会头痛,不过大多时候去大昭寺晒个太阳还是没有影响的,晚上喝个酒就过去了。
真正无碍,大概是从阿里回来吧,转山转湖算是体力的极限了,还负重+牵队友,终于挺过来大家都感叹还能活着,而且还回来了,于是交了一些朋友,还有一群老外中体力还可以的老外,组队刷个冰川还是可以的。而夜遇野狗&狼群、歇宿货车顶,可算是艰苦的环境了,后来在桑桑吃了顿炒肘子,感觉真是美味,米饭真没吃出生熟。

再回到拉萨,才算的上是肆无忌惮,有时候晒着太阳会睡着,醒来天都黑了,拍拍屁股就回来了。着凉?那是什么事?后来才发现发生变化的不仅仅是体质。

有很多混迹网络的程序员或者开发者,都会有自由的宣言,一般会值自由的软件或者自由的网络,也或者是自由的环境;也有一些文人墨客也会谈一些若为自由故的事情,我感觉仅仅说一些不受约束其实没有多大意义,人类毕竟太渺小了,哪怕一场降温或者晃动都无法承受。而自然是如此的广大,如果以脚步来丈量,随便一个地方都不是轻易可以走过。

于是,这可能就是一种新的想法,可能是那时候产生的改变,与其说,不如自在,做想做的,做喜欢做的,其必有所以然也,其自在之。才能算有些收获。

空想自在,算是种什么呢? 超脱世俗,得自在;超脱身心,得大自在。

愿旅途有所收获,一路顺风。

欢迎转载:随缘茶舍 随缘小站 » 行自在路,以此行

赞 (0)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