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友文章]菲-鹤-兰

一位书友的文章,看起来很不错,与大家分享,共同讨论。

缘起:菲——情动

    如果情动,就注定了死亡。
    又何必落下重锁,漠视心火?
    对爱情,习惯了沉默。
    但是你
    是你,就不想错过。

菲和兰的友情出现裂痕,是因为刘鹤。

这是一个老套的三角恋:

菲认识刘鹤,在一次商业聚会上,这是一个帅气阳光的男人,他的眼睛会笑。那天,她穿了一双新买的高跟鞋,很靓,也很折磨人。玲珑的身材包在洋装里,那是一种极深的红,不细看会误以为是黑色。脚踝挂一串银色滴着流苏的脚链,配合着脚步,发出细碎的沙沙声。

菲的美,耀眼夺目,张扬直白,一如她在外界的形象,谁不知道女强人菲?

当刘鹤跟着他的上司Paul过来搭话的时候,菲一抬头,就看进一双带笑的眼睛,突然有点晕眩,一边暗暗惊讶于如雷的心跳,一边平静地移过目光,老道熟练地调侃……

那天散会很早,她一上车就踢掉鞋子,左脚上已经被磨出水泡,只好赤脚开车回了家。

所以才会印象深刻吧?她这样对自己说。

因为刘鹤被调到她的部门,当老板指着她介绍说:

“这是刘鹤,Paul举荐的。刘鹤,这是你的部门经理陈菲……”

菲听到心里突然又“咚”的一声,却来不及细想,叫刘鹤的年轻人已经伸出了手,用带笑的眼睛说:

“您好!”

“你好!”菲的表情完美地维持,“我们见过。”

那双眼睛笑得更深了:“是,没想到您还记得。”

“叫我菲,大家都是同事。”菲式命令,温柔但不容拒绝。

“好的,菲。”

……

之后,慢慢地熟悉起来,菲总是会不着痕迹地尽量关照刘鹤。

刘鹤对菲的关心,也比对其他人多一些。

如果……一直这样慢慢地发展下去,也许,会向他打开心门,吐露真心吧?

然而,爱情,从来就不是一个商业事件,没有谁能计划安排。

终于,在一次商务会议结束时,菲接到了兰的电话:

“女强人,会议结束了?”

“是啊,刚散了”

“我们在老地方K歌,等你哦!”

“我也想去啊,不过我还有同事在一起呢……”

“同事?一起来吧,这边还有胡月和芳,周洋也落地了,带了好吃的赶过来呢。”

“可是……”菲有点动心,她看了一眼开车的刘鹤,他立刻表示:“无所谓,你去吧,我送你。”

菲并没有犹豫太久,便回复兰:“好吧,我马上过来。”

……

 

这就是传说中的宿命吧?

就在刘鹤坚持送她上楼,兰坚持下楼接她的那一刻,菲终于发现自己做了一个愚蠢的决定,以及无端心慌的理由。

 

“老地方”KTV的电梯门前,三颗心的碰撞,注定有一颗心碎,无声地……

若夕:鹤——寻爱

   没有谁跟我说过
  原来这种苦苦的感觉 就是爱
  你无意中带走的一角
  是我的心

其实,刘鹤最先认识的是兰。

 

闹钟已经响了三遍,终于被摁了“停止再响”……

“完完完!迟到了!”刘鹤一边嘟哝,一边飞进洗手间,胡乱刷着牙,又跑进卧室翻开衣柜……

当他匆匆出门,飞奔进地铁站的时候,一班列车正好进站。

“YES!”

他看了看时间,长长地舒了口气。

从容地走进这趟发车于早上七点零五分的地下铁,第五节车厢,兰,坐在最角落的位置。

那时,他并不知道她叫“兰”。

初次遇见,正是在这班地铁,这节车厢,这个时间……

她穿一套标准的职业装,浅浅的蓝,坐在最角落的座位。他刚好就站在她面前,发现这个带着深色墨镜的女人……正在流泪……

有一滴,落在了她细白的手背上,几乎是无声的,却在刘鹤的心里,发出“哒!”的一声。

他掏出纸巾,在思想赶到之前,轻轻地吸干那片碍眼的水迹,又把纸巾塞到她的手里……然后,别过头,涨红了脸。为自己猛浪的行为深深地懊恼,她会不会误会他是登徒子?纠结许久,当他悄悄地回转眼光,想看看她的表情,却发现她已经下了车……

那天,他心不在蔫了一整天。

当他第二天走进车厢,看到正在对自己微笑的她时,阴霾的心空才放了晴。

他还是站在她面前,不记得该用什么表情,却记得她手里拿着一本《看电影》。只过了一站,她就起身下车了。车窗外的她转身对着自己挥手道别,她有一双温柔美丽的眼睛,她很瘦,她的笑容很温暖……呵呵,刘鹤,你这是怎么了?你以为你才二十岁?

车动了……终于,看不见了。他放下目光,瞬间又笑了,并笑出了声音。

在她坐过的位置上,放着一盒曲奇,盒子上贴着一只纸鹤,翅膀上写着:

“谢谢!”

……

从那一刻起,他的起床时间提前了半小时,七点零五分的地铁第五节车厢,成了他的班车。

每天他都期待着曲奇盒的纸鹤,昨天是紫色,前天是红色,大前天褐色……

一点一滴的快乐,慢慢地浸蚀了他灵魂,在他积攒到快一百只纸鹤的时候,他渴望和她交往。

他排练了很久的开场白,想象她的各种反应……

在走进车厢的那一刻,却感到挫败……

她和朋友在一起,她们有说有笑,她腿上放着曲奇盒,手里摆弄着一只金色的纸鹤,第98只……

看着她们一起离开,心中无限失落……

 

第二天,她不在;

第三天,她也不在;

第四天,……

第五天,……

……

“你疯了!”Paul吃惊地看着刘鹤,“下个月你就要去总部述职了,现在你说要去给一个分公司部门经理当打杂的??你没病吧?!”

就在Paul用看外星人的眼神看他的时候,刘鹤做了一个足以令Paul完全凌乱的举动……他上前给了他一个结实的拥抱。

“拜托你!”

 

刘鹤觉得快要死寂的心,在见到陈菲的那一刻,复燃了……

菲,就是最后在地铁里跟她有说有笑的那个人……

 

流年:兰——心痂

    要分离多少次,才知你可贵?
  你的出现,像一道闪电。
  漆黑的夜空里,火光四溅。
  喜欢你的人很多……

迎新晚会上,你用一曲“悲怆”折服了多少颗芳心。几乎全校的女生都沦陷于你的才艺,你的英俊。可在我心里,永远都只记得,你忧伤的侧脸,在舞台的灯光下,全情投入地弹奏,像一团熊熊燃烧的烈焰被迫冰封……那么的“悲怆”……

从此,“刘鹤”这个名字像一个古老的传说,一个只能埋进心底的秘密……

 

……

那是一个叫“红”的小酒馆,装修极为典雅,分上下两层,流线形的木质楼梯刷上深灰色的珠光漆,一盏圆柱形仿古水晶灯由二楼的天花板直直落下,璀灿细碎的星光里影影绰绰,要细看,才能发现灯柱里面游着五彩斑斓的热带鱼,细长的水草,摇曳如丝……

此时,在它对面公寓里,漆黑的房间,有人终于打破了沉默……

“你决定了?”一个四十多岁男人的声音,浑厚而沉重。

“……”站在窗边的细瘦的身影没有立刻回答。

“啪!”在她点燃香烟的那一瞬间,火光照亮了一张年轻,迷茫又俏丽的脸。

那是一张属于二十岁的少女的脸庞,她打开了一点窗,初夏的微风轻轻撩动丝质的长裙……

“哼!”男人突然有点恼怒,“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看上那个穷学生!”

他恶狠狠地抓过少女的手腕,扬起手掌……

可是……她忧虑的眼眸静静地投放过来,然后,轻轻一眨,薄薄的水雾慢慢地泛起……

他心软了……

“你走吧。”男人松开钳制的双手,疲惫地说:“走吧……看见你的第一眼,我就知道,你长着翅膀,总是要飞的。”

“张总……”两片水雾终于缓缓地自眼角释然而下,“谢谢……”

张立远摆了摆手,坐到沙发上,默默地闭上了眼。

少女轻轻地走向大门……

“贺兰!”张立远的声音自她背后的暗影里似带着回声,像一句魔咒:

“飞得远一点……如果累了,就回来。”

门,“咔嗒”一声,关上了。

凌乱的脚步声后,剩下一片孤寂……

她点燃的那根香烟被放在窗台上,静静地成灰……

 ……

一个人的灵魂,如果习惯了黑暗和寒冷,就会在阳光下害怕,在温暖里恐慌……

地铁轰轰地进站,人潮涌动,噪音喧嚣……

贺兰忘了下车,门开了又关上,她全然不知已经错过了对的车站,兀自沉浸于梦魇,渐渐地鼻头开始发酸……她翻出墨镜,谢绝展示悲伤,却仍然落下泪来……

 

三年了……

她并不敢去追逐那个耀眼的名字,永远觉得身上带着一层无形的污垢,不论多烫的热水都洗不掉,洗不干净……

谁又能想到,她的灵魂腐烂过,密密地结着丑陋的疤痕,幽暗的内心深处布满阴云……

既使这样,仍然有一道阳光存活在记忆里,给她挣扎的勇气,这道阳光是有名字的……

叫“刘鹤”。

 

等待作者继续更新,

作者博客:http://blog.sina.com.cn/lucy1322

欢迎转载:随缘茶舍 随缘小站 » [书友文章]菲-鹤-兰

赞 (0)
分享到:更多 ()